叮咚分享网
最全专业的资源分享网站

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原标题: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11月15日,河南新乡市原阳县靳堂乡娄凤鸣庄村柴姓村民一家多口人被杀。上游新闻记者从靳堂乡派出所了解到,嫌疑人、同村村民孙恒飞仍然在逃。

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11月15日,河南原阳一农家多人被杀,图中小孩也未幸免。图片来源/知情人士供图

该村一名孟姓村民介绍,11月15日,天刚刚亮时,多辆警车停在柴姓村民家附近。他上前打探得知,柴某及柴某的多名晚辈被杀。随后,他在村民微信群中看到了一则由村干部发送的消息。

消息显示,11月15日凌晨5时许,赵某报警称,原阳县靳堂乡娄凤鸣庄村发生命案。民警5时20分赶到现场,经了解,有3名成年人和3名小孩均已死亡。经初步调查,嫌疑人叫孙恒飞,31岁,娄凤鸣庄村人,逃跑时驾驶一辆白色奔腾越野车。

针对上述消息,该村村干部对上游新闻记者说:“(遇难者)是不是6人还不好说,还在排查,锁定的嫌疑人是孙恒飞。”

嫌疑人孙恒飞的家属对记者称,不知道是什么矛盾让孙恒飞起了杀心。他们也在积极寻找其下落。

原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会就此事尽快发布通报。

据大河报报道,被害6人中有三名儿童,分别为9岁、5岁、2岁。原阳县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正在侦破中,详情不便透露。

最新进展

河南原阳一家多口人被害,警方发布协查通报公布嫌疑人头像

11月15日,河南新乡。原阳县靳堂乡娄凤鸣庄村柴姓村民一家多口人被杀,原阳县公安局通报称,嫌疑人孙某飞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警方已发布协查通报,向全社会征集线索。

警方公布嫌犯照片,最高悬赏5万缉拿。

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河南原阳一家6口疑被同村男子杀害 村民:受害者家中男子或在追凶 目前未接电话

封面新闻记者从多个村民处核实确有此事,杀人者疑似为本村村民孙某,但目前并不知其为何行凶。

据网传消息显示,11月15日凌晨5时许,赵某报警称,原阳县靳堂乡娄凤鸣庄村发生命案。民警5时20分赶到现场,经了解,有3名成年人和3名小孩均已死亡。经初步调查,嫌疑人孙某,31岁,娄凤鸣庄村人,逃跑时驾驶一辆白色奔腾越野车。

该村村民表示,死者目前有6人,分别为79岁的柴某以及柴某的儿媳冯某,孙媳李某以及李某的的三个孩子。据一名村民确认,柴某一家被发现死于家中确实是在11月15日凌晨左右,“当时应该是他们的亲属发现的,随后打了电话报警。”同时,据这名村民表示,在柴某家中的人,还有冯某的丈夫以及李某的丈夫,“冯的丈夫目前在外面打工,听到消息应该回来了,李某的丈夫听说当时在家,但后来说是追(孙某)去了,有人打过他电话,通了,没人接。如果他也死了,可能死的就不止6个了。”

据该村村民介绍,娄凤鸣庄村归属于原阳县靳堂乡,整个村子并不大,也少有生人进村。他表示,就他所知,孙某与柴某一家,并没有什么矛盾。“柴他们一家在村里的口碑很好,没听说和人有过矛盾;孙某在外面打工,少有回到村里,每次回到村里,看到人都会笑着主动打招呼,也是个挺好的人。”该村民称,对于孙某疑似杀死柴某一家,村里人也感到很困惑,“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听说过他们有什么交集。”

对于案情和村民的一些传言,封面新闻记者先后联系了娄凤鸣庄村一名干部,以及原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前者在听到记者询问此事后,直接表示,从未听说过此事,“没有发生的事,是胡扯的,我们这什么事都没有。”后者则表示,目前暂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一切以官方通报为准。”

相关报道

一位父亲崩溃了:寻子18年 儿子就埋在家门外30米

王立(化名)找了18年,儿子找到了,不是被拐走,而是早就死了。孩子“堂叔”王某是犯罪嫌疑人,在他家院子里,挖出了儿子曾经骑过的自行车。

无数次王立从青岛即墨市古城村的家里出去,顺着门口的城七路往外走,去青岛,去胶州,去山东省内和省外的各个地方。他几乎走遍半个中国,却没想到儿子就在他身后20多米,躺在那个废弃的池塘里。

找了18年,王立已经63岁,儿子兴兴被困在2002年的那个春天,永远10岁,不会长大。

挖掘机挖出小村陈年往事

失踪18年的孩子在池塘里找到了

挖掘机开进青岛市即墨区蓝村镇古城村之后,平静的小村炸开了锅。

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有的年轻人没听说过18年前那桩往事,家里的老人就会从头回顾一遍:村里王立家10岁的儿子兴兴,有一天突然失踪了,家里人一直以为是被拐卖,几乎找遍了半个中国。

张朋很快就听说了这桩命案。他不是本地人,刚租下王立家院里的一间房,准备开个小餐馆。“我最开始都不知道这事儿就是我房东家的。”他只隐约觉得这事和王立有点关系,因为那几天听见隔壁老有哭声,“我还觉得,是不是他家兄弟的事儿。直到第三天,我才知道就是他的儿子,杀人的还是娃娃堂叔。”

挖掘作业的时候,王立也去看过,默默站着,不说话。这个小池塘就在他家屋后不到30米的地方,小小的一洼,周围玉米和杂草乱七八糟地长着,把池塘围了起来。

王立是个倔强人,这倔强让他不轻易和人吐露这些年来的心酸,也让他咬着牙,踩着寻子的路,一步一步走了6725天。

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9月8日,池塘已经开始回填

事发:10岁男孩突然失踪

“我们当时就怀疑上了他”

这条路的起点,是2002年的春天。

事情发生于当年的4月6日。“那天我家孩子一直没回家,我直接就去王某(疑凶)家找去。”兴兴妈妈吴湘(化名)说,王某家也有个儿子,比兴兴大一岁,两人还是同学,“关系可好,我家孩子经常一放学直接就去他家。”

吴湘对那一天的许多细节都记得很清楚,她记得王某家两个孩子坐在炕上吃饭,王某在堂屋。“我问他家儿子看到我兴兴没,孩子说没有。可王某自己说,他在附近一个养猪场看到过。”

吴湘两口子最初的怀疑,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我一路找过去,一路问,所有人都说没看见,就他一个人说看见了。”兴兴失踪十多天后,一天放学时间,王某家儿子从门口路过,被吴湘拦了下来,“我问他(兴兴失踪)那天到底看到兴兴没,他说看到了,就在他家玩儿,后来他被他爸支出去,到那时候我孩子还在他家里。”再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小孩子也说不清。吴湘耿耿于怀:“他那时候还说了一句,‘我心里难受’。”

这些细节后来也得到了证实。据媒体报道,9月3日下午两点过,警方用电钻凿开王某院中水泥地,取出当年兴兴骑的一辆自行车。同时,根据王某供述,警方挖开村内的池塘开始寻找尸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立曾说,王某在被捕后交代,“就在他家(作案),把他的孩子支出去,把我的孩子害了。”

记者联系当地公安部门,对方解释说办案细节目前暂时不能透露:“事情毕竟过去了18年,对于证据的寻找和确认,我们现在都很慎重。”

村民爆料:

池塘开挖前一周 疑凶儿子先被抓

“9月3日那天,下午1点过挖的他(王某)家院子,2点过就开始挖池塘。”古城村民王宝(化名)家住池塘附近,目睹了警察拉警戒线搜寻证据的全过程,“王某父子村里人能躲着走就躲着走。挖池塘前一周,8月底我们这里发大水的时候,王某的儿子刚因为打架犯事被抓进去。差不多一个星期后,警察就来挖池塘了。”

王家距离王立只隔了2条巷子,直线距离也仅有大约30米。9月9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王某家大门紧闭,无人居住,大门和外墙相比邻居,明显显得很新。据村民介绍,王某家几年前嫁女儿修过一次,后来为了给儿子找媳妇,又修过一次。记者探访时,古城村的村民谈起此事,多少都觉得震惊。“他们俩(王立和王某)字辈儿都一样。”好几个村民都不忘再加一句,“这两人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

王宝说,王某父子在村里的口碑向来不好。“8月底的时候发大水,王某儿子和村里干部打架,被抓进去了,到现在还没放出来。他儿子被抓进去差不多一个星期后,王某就被抓。”据王宝回忆,在挖掘正式开始前一天,警察带王某回村指认过现场。

杀人动机为何?

孩子妈妈:“他跟警察说是因为两个孩子打架”

在找到儿子之前,王立没想过他死了。“我只觉得他(王某)是把孩子卖了。”从这个怀疑出发,兴兴失踪后,王立踏上了一条漫长的寻子之路。

以即墨为中心,一家人的寻找半径一步步扩大,足迹遍布平度、胶州、莱阳、莱西……“我当时带着干粮,到处找儿子。有时候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天晚了也只能在外面躺一晚上,就这么扛过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立回忆这一段经历,说“最远走到了云南”。

这18年里,他寻遍了大半个中国,遇到过骗子,也遇到过好心人,百般滋味尝尽。孩子的户口一直没有注销,家里吃饭还会多摆一副碗筷。据村民们说,也许是怕触景伤情,后来王家人搬离了古城村好几年,今年才又搬回来。没多久,挖掘机开进了村,兴兴失踪案有了重大进展。

这桩悬案是如何在18年的停滞中突然有了进展?契机是什么?转折点是哪一天?到现在为止,这些仍是谜。王立和妻子不愿详细解释,只坚定地表示:“坚持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盯着他(王某)的。”

同是一家亲戚,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用杀害10岁的孩子来解决?9月8日,吴湘在接受采访时说,根据王某对警方的交代,起因可能只是两个孩子间的打闹。

“他跟警察说,事发之前(不是当天),他曾看到两个娃娃打架,我家孩子把他儿子打着了,他气不过,就杀了我的孩子。”吴湘很难接受这个理由,“两个孩子关系可好,娃娃家,都是闹着玩的,再说我兴兴还比他儿子小一岁,能打到个啥?”可是除了这个,她似乎也很难找到其他的蛛丝马迹。吴湘说,王某是儿子兴兴的“堂叔”,早年间两家关系并不差。事发以前,王立还曾借过200块钱给王某。

失踪的孩子和发现的遗骨

是小村里被回避的故事

9月8日下午,白花花的太阳晒得人面皮生疼。古城村那个埋葬了兴兴的小池塘,已经开始慢慢回填。一台小挖掘机一铲一铲地施工,被挖开的池塘,剩下的一小块地方也是干涸的。时值中午,村民们或是去上班,或是在午睡。和几天前刚相比,这里清净了很多,几乎没人再来围观。

还在池塘边徘徊的人都很警惕。看到记者拍照,会有人前来阻止,询问记者的身份、要求查验证件,都自称只是“干活的人”。在村里跟人问起此事,大多面露难色,摆摆手不愿多说。

王立家就在村委会对面。时值工作日,只有吴湘一个人在家里。她举止动作慢腾腾,似乎什么事情都要反应小半拍,除了聊起孩子的时候。她并不排斥和人倾诉,讲述时条理也很清晰:“我这几天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河南原阳一农家6人被杀,同村嫌疑人驾车在逃

孩子母亲吴湘

聊到一半,她被打断了。下午3点过,一男一女两个人撩起她家堂屋的纱帘走了进来,要求记者关上设备离开,“回避一下”。末了,自称是当地工作人员的男子大声对吴湘说:“你不要老接受采访,你以为这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吗?”

吴湘本能地反驳:“我没觉得是光荣的事。”但下半句又该说什么?她有点讷讷,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一个父亲的选择

“我必须找到,一定要有个结果”

如果知道最后是这样的结果,会不会宁愿找不到,就当孩子被拐卖了,还能抱有一点希望?已经63岁的王立一点也不这么想。“我一定要找到,必须找到。”他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要有个结果。”

晚上8点过,天已经黑尽。村头巷尾的空地上,跳广场舞的、唱歌的,人们都出来了。吴湘和王立站在家门口的菜地边,菜地里的葱长得稀稀拉拉,卖相并不十分好。老两口在树下的阴影里轻轻交谈,和热闹隔着很远的距离。

“我不跳广场舞的。”吴湘说,她从来没跳过广场舞。丈夫王立跟着补了一句:“家里出了事,18年,哪有什么心情搞这些啊你说是不是?”在村里邻居们的讲述中,这两口子夫妻关系极好,但几乎不与外人打交道,只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警方刚开始挖池塘的时候,他们常常在家里哭。王朋在隔壁听着,“白天黑夜都在哭”,也觉得十分凄凉。可面对外人时,王立总会是一副精干有力的模样,绝不示弱。他个子不高,且瘦,一双眼睛亮得惊人,往事记得分明。“松了一口气。”随着案情逐渐明朗,纠缠他18年的谜团和追寻终于逐渐尘埃落定,“这18年来,我很崩溃,现在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兴兴失踪的岁月里,大女儿结婚、生子,现在王立的的孙女已经长到和当初兴兴走时差不多的年纪。“我小孙女都读初中啦。”说到这个,王立立刻显得高兴起来。

9日下午,小池塘被填平,挖掘机慢慢离场。

生活还要继续。在时针停摆18年之后,王家夫妇被锁在小儿子失踪的困厄中的那一部分人生,终于有了往前走的可能。/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河南一农家6人被杀


俞昌宗 本文来源:上游新闻 作者:沈度
责任编辑:俞昌宗_NBJ11145

历史上的今天
十一月
15
    哇哦~~~,历史上的今天没发表过文章哦
赞(0)

评论 抢沙发

3 + 2 =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