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分享网
最全专业的资源分享网站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原标题:美媒:若承认败选,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11月12日CNN报道,若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考虑对亲信、家人甚至自己行使总统赦免权。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总统赦免自己,总统自我赦免的合法性在法律上存在争议。


特朗普能赦免自己吗?外媒:无先例可循

【编译/观察者网 齐倩】现如今,几乎所有美媒都认为拜登胜选是“木已成舟”,便开始琢磨特朗普在任期最后几个月还能做些什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特朗普即便将离开白宫,但他将不必再次面对选民,因此可以在最后无拘无束地行使总统权力,尽情地进行报复和自我保护:特赦、解雇,以及颁布总统行政令。

那么,特朗普的赦免权有限制吗?是否可以在总统任期的最后赦免自己或者他的家人?

路透社于11月8日发文对此问题做出解释:总统拥有压倒性的赦免权,但这种权力并不是绝对的,只适用于联邦罪行;对于特朗普是否可以赦免自己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并无先例可循。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路透社文章截图

特朗普的赦免权并不是绝对的

赦免权(The pardon power)来自美国宪法,是总统享有的最广泛的权力之一。美国历代总统们将赦免权视为一种表现“仁慈”和“为公共利益”服务的方式。

虽然赦免通常是给予已被起诉的人,但也可以赦免特定人的尚未导致法律程序的行为。根据宪法规定,其他政府部门不能对赦免进行复审,总统也不需要给出发布赦免的理由。

赦免的形式包括,消除特定人的刑事定罪,也可以在保留原罪的基础上减刑。

但是赦免权并不是绝对的,其中至关重要的是,这一权力只适用于联邦罪行。举例来说,赦免不能保护特朗普的助手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免受曼哈顿地区检察官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的影响。

特朗普能赦免他的家人吗?

可以,特朗普有权力赦免他的家人。这一行为有先例可循。

2001年,前总统克林顿赦免了他的哥哥罗杰·克林顿。罗杰曾在阿肯色州因藏有可卡因而被定罪。

除此之外,特朗普还可以赦免曾为其服务过的前官员。

此前,特朗普曾表示,他可以原赦免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弗林承认,在2017年特朗普上任之前,他曾就与一名俄罗斯官员的讨论向联邦调查局撒谎。

路透社还猜测,特朗普会先赦免他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朱利安尼在乌克兰的交易中是否违反了游说法。

特朗普能赦免自己吗

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以前没有总统尝试过,也没有法院介入的先例。

密歇根州立大学宪法学教授布莱恩·卡尔特(Brian Kalt)告诉路透社:“当人们问我,总统是否可以赦免自己时,我的回答总是,‘嗯,他可以试试。’因为宪法对此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卡尔特表示,特朗普可以先试着赦免自己,以消除他离任后可能被起诉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赦免的合法性可能永远不会在法庭上受到考验。

他解释称,因为如果要让法院对赦免的有效性作出裁决,联邦检察官必须首先对特朗普提出犯罪指控。

但也许多法律专家认为,自我赦免是违宪的,因为它违反了一个基本原则,即“没有人可以在自己的案件中担任法官”。

CNN在7日的文章中持相同看法,认为此事没有明确答案,因为并无先例可循。但CNN称,如果特朗普真的要这么做的话,联邦法院会给出一个准确答案。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CNN报道截图

如果特朗普不能赦免自己,那么副总统可以代为执行吗?

这一问题的提出,是基于尼克松政府时期的一份备忘录。

路透社援引1974年的备忘录的内容称,美国司法部的一位律师曾表示,尼克松总统不能赦免自己,但也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方式:让他的副总统继任总统之职,再从他那里得到赦免。

为了做到这一点,深陷“水门事件”丑闻尼克松选择辞职。根据美国宪法第20和25条修正案,“无行为能力”的总统下台后,副总统将继任总统。尼克松继任者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上台后也不负所望,赦免了尼克松在任期间犯下或可能犯下的任何联邦罪行。

布朗大学政治学教授科里·布雷特施耐德(Corey Brettschneider)表示,特朗普也可以从现任副总统彭斯那里得到赦免,但尚不清楚彭斯同意赦免特朗普会得到什么好处。“我认为彭斯不会这么做。”

相关新闻

失去总统豁免权 特朗普将立刻面临多项诉讼

美媒宣布拜登胜选后特朗普落寞返回白宫,附近有人高喊“失败者”

树倒猢孙散,特朗普连任希望越来越渺茫,作为总统享有的“特权”,眼看也将逐一被剥除。

据彭博社报道,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在推特发言特殊“豁免权”,即使发布虚假信息或“越界言论”也不会被强制删帖。如果他被逐出白宫,那么这项“豁免特权”也将被剥夺。

当然,与特朗普卸任后面临的各项诉讼和可能牢狱之灾相比,推特平台的言论“豁免权”,可能还不算什么。美国《商业内幕》杂志分析了特朗普可能面临的多项诉讼案件。

如果特朗普失去总统职位,他可能在未来若干年面临美国联邦和州两级的刑事和民事调查,以及他迄今享有的总统豁免权;

鉴于多项调查已经展开,纽约州检察官可能会给特朗普制造最头疼的问题;

特朗普竞选团队及其联合筹款委员会也将面临选举筹款和资金滥用的刑事调查,可能超过四年;

拜登一直没有明确表示,新政府是否会利用穆勒报告中详述的“通俄门”证据,对特朗普提出联邦指控。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特朗普一旦确认在2020年大选中失利,总统职位在过去四年里给予他的豁免权,自然就会消失,他可能会面临一波法律挑战。

等待他的麻烦可能来自多个方面: 联邦和州一级的调查、刑事和民事调查,以及涉及他的企业、政治运作和总统任期的事务。

当然,特朗普也可以玩出自保的花样,回避法律风险; 首先,他可以试图赦免自己,或者看守政府的跛脚鸭时期,完全辞去总统职务,并命令副总统彭斯,作为继任者先发制人地赦免他。

这样的举动是有先例的。1974年,当尼克松在面对水门事件的弹劾威胁之时,被迫辞职后,让继任的福特总统赦免他,但历史争议持续至今。

但这样的策略不会让特朗普及其最亲密的盟友免受可能的罚款,甚至免受州一级的任何挑战——总统赦免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带来的监禁。

前司法部和联邦选举委员会官员以及其他法律学者告诉知情人士,特朗普卸任后的法律问题可能会持续数年。

如果是这样的话,特朗普的个人麻烦将伴随着一连串的法律丑闻——在某些情况下还包括监狱时间——涉及前政治和私人助手,包括竞选主席保罗 · 马纳福特、白宫顾问史蒂夫 · 班农、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 · 弗林、竞选团队副主席里克 · 盖茨、顾问罗杰 · 斯通、律师兼筹资人埃利奥特 · 布罗伊迪。

“总统一旦离任,可能会受到很多刑事指控,”无党派的竞选法律中心的联邦改革主任布伦丹 · 费舍尔说。近年来,该中心已经对特朗普、他的竞选团队和亲特朗普的政治组织提出了多项指控。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联邦不起诉?纽约检察官冲在最前面

关于总统特赦,有这样一个事实: 它们只适用于联邦事务。

那么,就会转到州级调查。因为美国的地方分权制度,总统特赦也不影响地方的诉讼。

这使得纽约首席检察官詹姆斯( Letitia James)对特朗普集团金融交易的欺诈调查,成为特朗普最大的麻烦。

詹姆斯的调查,旨在确定川普集团是否为了获得税收减免而非法夸大其资产价值。去年10月,总统之子埃里克 · 特朗普宣誓回答问题,也作为调查的一部分。这是一起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

詹姆斯的前任检察官芭芭拉 · 安德伍德,已经在2018年取消了特朗普大儿子小唐纳德设立的一个非营利基金会,因为该组织被指责“仅仅是一个支票簿,为特朗普的商业和政治利益服务”。特朗普还被要求支付200万美元的赔偿金,并将该基金会剩余的178万美元资产分配给几个慈善机构,包括美国大屠杀纪念馆、黑人学院联合基金和国家首都地区联合之路。

与此同时,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Cyrus Vance)正在调查特朗普和特朗普集团涉嫌银行和保险欺诈。一个大陪审团已经传唤特朗普八年的个人和商业纳税申报单。特朗普一路抵制这张传票,直到最高法院,但在7月,特朗普以2比7的判决输掉了官司,而美国纽约南区的法官维克托 · 马雷罗最近驳回了特朗普的上诉。

万斯的办公室可能正在调查的问题包括: 特朗普向色情电影明星斯托米 · 丹尼尔斯和《花花公子》模特卡伦 · 麦克道格尔支付封口费是否违法。两名女性都表示自己与特朗普有过性关系,但特朗普否认有过。

联邦检察官已经将特朗普列为“1号人物” ,将其作为针对前私人律师科恩的案件一部分。科恩于2018年8月认罪,后来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总的来说,这系列法律诉讼可能会进一步损害特朗普的商业帝国,对于经历了冠状病毒冲击的特朗普集团,将遭受经济动荡和品牌价值划水的双重打击。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纽约首席检察官 Letitia James 正在调查特朗普集团的金融交易

穆勒调查“通俄门”会不会重来

特别检察官罗伯特 · 穆勒的调查报告,历经两年多,但对特朗普的通俄门,轻轻带过,认为没有确凿证据。民主党人相当失望,这导致他们发动弹劾特朗普的努力功亏一篑。但是,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对特朗普是否勾结俄罗斯参与2016年选举干预,相关调查会不会卷土重来?

长达448页的穆勒报告详细列举了特朗普在俄罗斯调查期间多次试图妨碍司法公正的证据。穆勒的报告没有得出特朗普违反法律的结论ーー也没有为他开脱。但特别检察官本人在2019年7月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证实,一旦特朗普离任,他可能会因妨碍公务罪被起诉。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上任后,是否会利用联邦司法资源,在穆勒报告上继续追查特朗普。

拜登最近承诺不干涉司法部的决定,从技术上讲,只要在法律追溯时效内,仍然可以继续调查。对于联邦级别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指控罪行发生后5年内提出起诉,而且,如果发现任何最新的犯罪活动,也可能重新设定追溯时效。

今年8月,拜登在 ABC 新闻见面会被问及他将如何处理穆勒调查期间积累的有关特朗普的证据时说,“拜登司法部将做的事情是让司法部成为司法部,让他们来判断谁应该被起诉。”

对于与穆勒有关的对特朗普的起诉,拜登补充说,“我不会排除这种可能性。”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布拉德 · 帕斯卡尔,被解雇后,行为举止变得有点“疯疯癫癫”

竞选财务的违规指控,可能持续多年

特朗普当前最引人注目的竞选资金滥用。今年夏天,无党派的竞选法律中心提出了一项指控,称特朗普竞选团队“通过洗钱” ,通过前竞选经理布拉德 · 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领导或特朗普竞选律师创建的公司,“伪装”了近1.7亿美元的竞选支出。特朗普竞选团队否认自己做错了任何事。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问题: 联邦调查人员目前正在审理其他几起与特朗普竞选活动有关的资金投诉。这些指控包括: 小唐纳德·特朗普非法招揽外国公民捐款; 未能公开披露特朗普竞选团队拒绝支付的市政警察账单所产生的竞选债务。

“可以有把握地假设,未来几年内,特朗普竞选团队及其联合筹款委员会,仅仅要处理刑事和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调查就够折腾了,如果特朗普再当四年总统,那么调查肯定要超出四年。”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选举和政府道德律师布雷特 · 卡佩尔说。

竞选资金问题通常作为民事投诉处理,并由两党联邦选举委员会调查。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处罚形式通常不是由候选人支付罚款,而是由候选人的政治委员会支付。但是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目前缺乏足够的委员来执行和规范联邦竞选财务法,即使在最乐观的时候,相关案件也往往需要数年才能解决。

如果司法部认为竞选或政治委员会违反了刑事法规,它可以调查竞选资金事宜。但特朗普本人必须做出“明知故犯”的违规行为,才能被判决对竞选资金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2019年,美国司法部拒绝调查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 · 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电话时,为其连任竞选寻求非法外国援助的指控,即乌克兰正在调查拜登的儿子亨特 · 拜登。尽管特朗普总统在乌克兰问题上避免了任何形式的法律审查,但正是这个话题,促使民主党人占多数的众议院去年12月发起弹劾总统行动,而共和党占优的参议院则在今年2月几乎完全按照党派路线投票,宣告特朗普无罪。

恐吓和压制选民的行为违规

几名政府官员指责特朗普竞选团队在言辞和行动上恐吓选民,或以其他方式试图压制选票,比如竞选工作人员对费城的投票进行了录像。

恐吓或压制选民的指控,通常是联邦政府负责。但是州政府,也可以依据州法律追究其刑事责任。据报道,密歇根州已经在调查,特朗普阵营最近的压制选票的可能违规手法。

特朗普集团在总统任期中获利

特朗普继续面临马里兰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检察长提起的联邦诉讼,指控总统违反了美国宪法的薪酬条款。这起诉讼指控,特朗普从外国官员那里赚钱,这些外国官员住在特朗普国际酒店,其位置在距离白宫只有几个街区的宾夕法尼亚大道。

不过,去年10月,最高法院拒绝听取国会议员单独提出的薪酬案件,其结果实际上对特朗普有利。

2016年就职典礼的遗留问题

哥伦比亚特区司法部长 Karl Racine 在一月份起诉了特朗普的就职委员会和特朗普集团。拉辛指责特朗普总统的同名公司违反了其非营利性地位,花费超过100万美元在特朗普国际酒店建造了一个舞厅,尽管该公司在特朗普总统2017年就职典礼期间几乎没有使用过这个房间。

“特朗普家族的成员知道并参与了这份不合理合同的谈判,”诉状中写道。

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委员会试图撤销这起诉讼,但华盛顿特区高等法院的一名法官在9月份允许诉讼继续进行。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国税局继续追诉纳税申报表

多年来,特朗普一直表示,他不会公布自己的联邦纳税申报单,因为他正在接受美国国税局的审计。

撇开审计不妨碍特朗普公布纳税申报单这一事实不谈,总统不愿让公众对他的财务状况进行额外的审查,这对许多批评者来说是一个迹象,表明他可能伪造了自己的个人账目,或者参与了某种非法的金融活动。

特朗普否认自己非法逃税或犯下任何税务罪行的指控。但就像是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黑帮教父兼芝加哥之王阿尔·卡彭(Al Capone),在美国,违反税收法规不是小事,如果美国国税局官员怀疑特朗普有不当行为,他们可能会让特朗普吃不着兜着走。

在本次大选前投票日前一个月,《纽约时报》利用获得的特朗普纳税申报单的副本,在上个月披露,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日之前策划了一系列不寻常的金融交易,在最后一刻注入竞选资金。几位专家质疑它们的合法性。

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力还很强

虽然特朗普从白宫被赶出去,越来越像真人秀节目的小丑一样角色,但其实在美国政治版图,他远比我们想象中更有影响力,从计票结果看,即便最终确认连任失败,特朗普至少获得了6800万张选票,比2016年首次当选还多了500万张选票,并获得了大约48% 的普选票,也就是近乎一半美国选民的支持。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特朗普一直渲染说,他作为“局外人”,使命就是要清除华盛顿建制派的腐败沼泽,所以把自己人事任命争执及施政挫败,都描绘成对“幕后政府”的斗争

与此说,特朗普需要共和党,不如说,共和党人更需要特朗普巩固选民基础。从2016年到2000年两次提名党内候选人,共和党当然知道特朗普“史上最糟糕的领导人”,但看重他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号召力。尽管特朗普一直遭遇共和党建制派大佬的反水,包括犹他州参议员米特 · 罗姆尼和林肯计划等“拒绝特朗普(Never Trumpers)”等,但特朗普赢得了93% 的共和党选民支持。即便在2020年新冠大疫情,少数族裔受冲击更大,也发生了席卷全国的“黑人命也是命”的平权抗议活动,但与四年前相比,他在黑人选民(12%)和拉丁裔选民(32%)中获得支持率还要更高——尽管他经常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而拉丁裔选民在美国人口比例只会越来越高,但没有哪一位共和党提名人能像特朗普那样争取拉丁裔选民的选票,即使小布什弟弟杰布·布什加上他的墨西哥裔太太,也竞争不过特朗普,也这是共和党人最为忧虑的事实。

挟持了强大的选票民意基础,特朗普也许暂时可以放心,拜登既然强调“治愈”美国,他至少不愿意在联邦层面对特朗普轻易兴师问罪。正是特朗普最终得票率远远高于大选前的民调预期,所以他才有充足底气,要跟民主党继续叫板,包括重新点票,或要求法律诉讼,拿回他”合法的选票“。即便推特脸书连番封杀,所有主流电视台抵制他的”提前宣布胜选“演讲直播,甚至共和党建制派大佬们,也同声谴责他”叫停计票“,与拒绝和平交权的想法。如果特朗普的各种抗争手段失败了,他就有充分理由,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殉道者,不是被美国选民否定,而是被看不见的邪恶势力(幕后政府)掠夺。他的阴谋论,是否会引致美国“内乱”?也许对特朗普来说,他更在乎的是,能不能挟持民意,变成与美国民主制度叫板的筹码。

美媒:如果承认败选 特朗普或考虑行使总统赦免权

2020年1月,特朗普与福音派领袖一起

在美国历史上,在任总统通常拥有更大优势争取连任,而像吉米 · 卡特和老布什那样只有一届任期,很快被历史遗忘了。毕竟四年执政时间太短,甚至来不及留下真正的政策影响。如果特朗普被迫在1月20日离开白宫,对他当然会是很大的打击,但是凭借他在共和党选民的高支持率,特朗普主义必定仍将是美国政治和社会一股强大的破坏性力量。

对于普通看客来说,也许会惋惜特朗普离开白宫,少了很多看点,但对于需要保持多数党席位的共和党人来说,可能两年后的中期选举,更令他们忧心。既要与大选失败的特朗普适当切割,但又不能忽略特朗普背后代表的民意基础。所以,考虑特朗普面临的各种诉讼时,也不能完全忽视特朗普在美国的政治基础,最终很多诉讼可能旷日持久,也可能不了了之。

艾森/新知与常识

特朗普或对自己行使总统赦免权


俞昌宗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俞昌宗_NBJ11145

历史上的今天
十一月
14
    哇哦~~~,历史上的今天没发表过文章哦
赞(0)

评论 抢沙发

6 + 9 =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